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热购彩票app下载 > 公有成员 >

共济会操控世界 美国总统历任只有两位不是其成员?

发布时间:2019-05-29 05:5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核心提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共济会和光明会一样,都主张用理性力量来改造人类心灵,甚至推广启蒙原则,并进而改变世间秩序。据说整个美国从奠基之后就一直受共济会操纵,历任美国总统只有被暗杀的林肯和肯尼迪不是

  随着欧洲文明的发展,到中世纪中叶,上帝越来越经常地被描述为机械术语里的工程师或者建筑师。14世纪的一位法国主教NicoleOresme将上帝描述为以人启动手表的方式启动了这个世界上好发条、然后让它自行运转。在这里可以看到共济会等组织的神学思想根源:他们认为,人间充满不幸,秩序崩坏,而人性中则有许多缺陷,因此,要建立一个天国式的协调秩序,就要按照一个工程师一般的上帝形象,依靠严密的组织,来秘密而有计划地推进人间秩序的改造。

  那么,这样一个似乎怀着“美好愿望”的组织,又是如何演变为世人眼中操纵许多阴谋的、令人恐惧的力量的呢?实际上,这与其说是因为其强大,不如说是因为其神秘性。

  早期共济会是秘密结社,他们大多是通过秘密的人际网络发展,成员大多来自上层社会,热衷于维持排他性因素,例如1780年代初的法国共济会成员虽然彼此互称“兄弟”,但禁止工人阶级会员加入,更坚决排斥女性,因为“自由交往和启蒙的责任只是男人们的事情”。这也是不同国家秘密组织的共同特征,严格会员资格、入会仪式的强调能在成员内部创造出一种自豪感,并有助于形成一种内部团体感及手足之情。

  和早期基督教一样,共济会最初重视在上层阶级发展会员,1722年沃顿公爵成为新一代总导师,据说一度曾说服英国国王乔治二世的王储加入共济会,只是因为王储英年早逝而功亏一篑。不久之后的1745年,荷兰出版的一本匿名书籍暴露了共济会的许多内部礼仪和活动规则,这反倒成为共济会活动公开化的一个契机,会员逐渐向中产阶级转化,现代共济会大部分活动均已公开。1751年7月,一部分分支机构由于不满英国总会所的现代化倾向,公开宣布另立门户,从此这个“古典派”与余下的“现代派”之间为争夺最高领导权长期纷争,直到1813年11月才达成和解,成立英国联合总会所(UnitedGrandLodgeofEngland,简称UGLE)。

  同期共济会也在迅速地向外扩展,尤其是英属领地,爱尔兰及苏格兰总会所分别于1725年和1736年成立。所有共济会的内部派别都扩张至英国在北美的殖民地,其会员确实在美国独立战争中起到了一定作用例如美国国父乔治华盛顿就是弗吉尼亚殖民地的一名共济会成员。1920年代,200万美国共济会成员为纪念这位先驱,共同修建了一座“乔治华盛顿共济会纪念堂”。但华盛顿是其成员的事实,并不能证明共济会在背后操控和组织了美国独立。

  共济会一直在英美较为发达,现在全球约600万共济会成员中,就有约240万在英美。但在其成立后不久,也在向欧洲大陆扩散。法国东方公所(theGrandOrientdeFrance)于1728年成立,但当法国分会开始接纳无神论者为会员后,1877年英美的共济会宣布与之断绝来往。1849年,共济会在上海正式开设了在中国的第一个会堂,此后的一百年间主要在华从事慈善事业。

  进入20世纪后,共济会主要以基金会等现代组织形式存在,其成员活动已基本公开化。不难看出一个基本的历史脉络:共济会这个组织的神秘色彩随着发展而逐渐褪去,以理性改造世界秩序的信念已逐步变成推动慈善事业,人们对它的组织内部的了解也越来越多,可以说这个秘密组织已经没有多少秘密可言。然而一个看起来十分费解的悖论是:无论在大众心目中还是通俗读物中,关于共济会拥有许多秘密权贵成员、并在幕后操纵惊人阴谋的传闻,却从未衰歇。

  自共济会诞生之后,这一名字几乎就没有离开过阴谋论的漩涡。吊诡的是:某种程度上正因为共济会是近代西方最早为人所知、也为最多人所知一个秘密社团(这就意味着它已经不大秘密了),又有着重塑世界秩序的信念,所以人们经常将许多真实或虚构的阴谋归于它的名下。这就像基地组织一举成名之后,每当世界各地(尤其是中东)发生什么的时候,世人的第一反应就是:那会不会是基地组织干的?

  这种虚虚实实的揣测常常使人过于夸大秘密组织的力量,似乎它们无所不在、无所不能当然这可能也正是秘密组织所期待的效果之一。现代社会的运行又极为复杂,尤其在新闻、外交等领域,信息被集中掌控,公共舆论看上去总像是在被引导。人们对于征服全世界的阴谋又有着根深蒂固的恐惧,这时候,他们宁可相信,有少数秘密权力精英在操纵着世界事件。借用汽车大王HenryFord的名言:“世界对生活指导的所有需求都能用一本儿童图书的两页即可写完。”

  这些阴谋论的先驱之一是苏格兰人JohnRobison,他于1797年提出一种观点,即美国独立战争和法国大革命这样惊心动魄的革命活动必定是被操纵的。两年后,美国神父JedidiahMorse发展了这一观点,推断光明会和共济会已经渗透进美国,“共济会已经与美国体制结构彻底捆绑在一起了:他们并不准备推翻政府,因为他们就是政府。”

  在这种阴谋论中,最值得关注的是这样一个核心论述:即有一个小群体试图控制世界,与这种邪恶意图的斗争则是一场光明与黑暗的较量。这种启示录式的世界观倒是真的对现实政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例如希特勒在《我的奋斗》中多次提到,德国人和犹太人虽然方式相左,但目的都是要控制世界。他上台后进一步利用捏造的文件来指控共济会受犹太人掌控,意图控制整个德国和欧洲。1950年代初有高达70%的美国人相信苏联的目标是统治全世界。这种偏执的信念导致无止境的怀疑,几乎能在一切善意和公开的举动中看到某些邪恶动机。

  很多谣言都有着旺盛的生命力。美国政府关于肯尼迪暗杀的说法迄今未能说服所有美国人。1981年美国还谣传宝洁标志是魔鬼标志,隐含着撒旦数字666,是敌基督化身,据称宝洁还将公司利润的10%奉献给一个信奉撒旦的教派。为了杜绝这个谣言,四年后宝洁决定自此在所有产品上取消这个图案。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共济会相信并向往一个有秩序的宇宙,而这些阴谋论的信奉者也是出于同样的缘故:他们总是想象在偶然、混乱、错综复杂的事件背后,隐藏着一个秩序,只不过那是被一小群人操纵的秩序。

  法国学者GilDelannoi曾指出,建立在对头号敌人的恐惧之上的意识形态,有如下特征:存在指挥世界的地下网络;财富被一小撮人掌握;拒绝融入民族的群体;潜在按照超民族或世界主义标准划分的异族人群;存在虚伪的普世思想(来自教会、、国际政治、共济会)的宣传;掌握并操纵经济命脉和媒体;通过秘密仪式与魔鬼结盟;诸如此类。在这种心态下,共济会只不过是秘密、异端、阴谋的代名词,成为一个箭垛,人们把所有的恐惧都投射在它身上。

  当然,阴谋论至少有一个好处:为通俗文学和电影提供题材。许多这类故事都包含着相同的叙事:你可能不知不觉地生活在一个被人操纵的阴谋之中,无论这个操纵者是他人(《楚门的世界》)、电脑网络(《骇客帝国》)、还是共济会(丹布朗的新著《失落的秘符》就将谈到共济会),而英雄人物首先要做的就是TrustNoOne(不要相信任何人),因为一切都已被操纵,并孤军奋战,最终找到这个操纵者并击败他。不难看出,这一直是好莱坞电影中最受欢迎的故事模式之一。从这一点来说,阴谋论还将会有市场,无论它宣称控告的是共济会还是其他魔鬼。

http://e-ndicus.com/gongyouchengyuan/32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