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热购彩票app下载 > 公钥密码 >

密码研究没有电影精彩(组图)

发布时间:2019-05-10 02:5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2011年5月28日,中国密码学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国内外著名密码学家、广州大学数学与信息科学学院裴定一教授再次当选为中国密码学会理事长。

  这则消息的出现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它只是广州大学校园网站上诸多动态新闻的一条。但因为裴定一教授所从事的密码研究,被赋予了太多的神秘色彩,所以,羊城晚报记者希望通过对这位中国密码学会理事长的采访,揭开它的神秘面纱,看看变幻莫测的密码离我们的生活有多远,抑或有多近。

  裴定一教授早年(1964年)考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应用数学系研究生时,师从华罗庚教授,后来又进入世界著名的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数学系进修两年,并且在模形式基本定理的研究中取得了非凡的成就。回国后就一直在中国科学院工作,1995年,裴定一教授把家搬到了广州。

  羊城晚报:您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筹建密码学会,可为什么直到2007年学会才正式成立?

  裴定一:这个学科比较敏感,所以才费周折。简单来说,根据民政部的要求,成立一个学会,需要一个挂靠单位,可以说是阴差阳错吧,为了寻找一个合适的挂靠单位,密码学会走了整整17年的弯路。

  裴定一:我们现在的挂靠单位是国家密码管理局,其它的部门和单位并不适合管理密码。

  羊城晚报:那现在密码学会的组成人员是什么人,入会的门槛高吗?需要政治审查吗?

  裴定一:密码学会是由从事密码学术研究的知名专家、学者和部分大专院校、科研院所、研究团队共同发起成立的非营利性社会团体。只要是从事相关工作的人都可以申请加入,包括大学里学习相关专业的学生也可以,不需要进行政审。我们现在有1200多名正式会员。

  裴定一:我们搞的都是公开研究,当然不排除我们的会员里有人会从事保密研究,但在学会内,我们的研究和交流都是公开的,我们也会参加国际交流。

  裴定一:我们学会的副理事长,清华大学的王小云教授于2004年参加国际密码学会议(Crypto’2004)时,做了破译MD5、HAVAL-128、MD4和RIPEMD算法的报告。报告结束后即刻在国际上引起了轰动,因为她的研究成果作为密码学领域的重大发现宣告了固若金汤的世界通行密码标准MD5的堡垒轰然倒塌,引发了密码学界的轩然大波。

  裴定一:在很多人眼里,密码就是我们在银行取钱时输入的六位数,其实那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密码,它只是个口令,不涉及到计算方法,所以不能算密码。从传统意义上来说,密码学是研究如何把信息转换成一种隐蔽的方式并阻止其他人得到它。

  裴定一:密码学不仅仅是研究加密和解密,还包括认证。简单来说,加密就是不让其他人得到这个信息,认证是帮助对方认定这份信息不是假冒的,是没被篡改过的。比如现在的电子政务,涉及到一些上级的指令,就需要有一个数字签名,这个数字签名就能起到认证的作用。

  羊城晚报:我们看很多谍战片里都有破解对方密码的情节,就像电影《风声》里所展示的那样,靠唱一段戏曲,缝一些针线,就能把信号传出吗?

  裴定一:其实,密码工作没有电影里那么精彩,相反它是异常枯燥的,但影视作品里反映的部分内容也是真实的,比如《风声》中的莫尔斯密码是古老的密码,歌中隐藏了一种信息,这在理论上可以做到。

  羊城晚报:以前的隐写术,就是把一张白纸浸到药水里就有字出现的方式,也是信息隐藏吧。

  裴定一:那只是通过一些化学的反应来隐藏信息,现在的信息隐藏远比过去复杂,比如说数字照片,是可以放一些信息在里面的。表面上看,只是张普通的照片,但其实收件人知道里面有内容,并且懂得如何取出这些内容。

  羊城晚报:我们经常会看到一些电影里表现这样的故事,比如黑客攻击了银行系统,从里面轻而易举地就弄到了一大笔钱,这有可能成真吗?

  裴定一:从理论上来说,没有绝对安全的密码,特别是随着计算机技术的发展,计算能力的提升,密码的破译将变得没那么困难。将来一旦出现了量子计算机,有些密码就不安全了。

  裴定一:如果要确保这种计算方法足够安全,当初的密码设计者就会不断地用各种已知的方法去攻击它,如果都攻破不了,那就证明这种计算方法比较安全。

  羊城晚报:那密码学的现实研究成果,特别是各国政府现用的密码编制及破译手段都具有高度的机密性,它们可不可以从国外引进呢?

  裴定一:各个国家的情况不一样,按照我国的有关政策,是不允许引进国外的密码设备的,使用国外的密码设备,在一定的特殊情况(如战争)下可能就不再安全了。

  裴定一:我们的理论研究应该说可以和国际接轨,但应用研究还有较大的距离。此外,密码学研究从理论到应用通常都会间隔很长的时间,比如1976年开始提出第一个公钥密码,直到上个世纪90年代才开始用,差不多过了20多年。

  裴定一:保险箱和银行卡一样,都是一个指令,并没有计算方法,所以还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密码锁。但现实生活中的汽车锁,就包含一些简单的计算方法,有些专业的人是可以破解的,当然,如果搞太复杂的密码,成本就会很高,结果车锁比车还贵,那也用不着。

  羊城晚报:我们看到一些新闻,讲一些犯罪分子复制别人的银行卡就可以取钱,这是为什么呢?

  裴定一:其实银行卡只是张磁卡,它很容易被复制,我认为银行卡最好用IC卡,里面有芯片,可以记录更多的信息,也更安全。

  羊城晚报:我就接到过这样的短信,说可以提供这样的服务,就是复制一张和对方一样的电话卡,就可以掌握对方所有的短信和通话内容,这会是真的吗?

  裴定一,1941年8月生,广州大学数学与信息科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1993年起任);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信息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会主任,中国密码学会理事长,1991年部分亚洲国家发起召开亚洲密码年会(Asiacrypt),随后组建了亚洲密码年会管理委员会(ASC),从1996年开始裴定一担任该委员会中国方的委员,直到现在。主要从事数论和密码学领域的研究,在认证码理论、椭圆曲线公钥体制、流密码、布尔函数等多个领域作出了卓越的贡献,曾担任亚洲密码年会等顶尖级密码国际会议的大会主席。

  ●搞密码工作并不神秘,也不如电影里那般精彩,密码是一种枯燥的计算方法。密码研究也是一个孤单、寂寞的过程。

  ●这个世界上没有破译不了的密码,也就是说没有绝对安全的密码,只有相对安全的密码。

http://e-ndicus.com/gongyuemima/119.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